书阁网 - 科幻小说 - 这个封神不正常在线阅读 - 第一章 陷阵

第一章 陷阵

        孟尝有些疲惫,看着无穷无尽的靖人大军心中涌起了一丝莫名的烦躁。

        真该死,为什么会这么多,愚昧如野兽,瘦弱如兔的靖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本以为是跟着崇应鸾将军白捡一份战功,结果谁知道这小东西不仅扎手,还很有可能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该死的东夷,该死的北伯侯崇侯虎,该死的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疲惫,但孟尝挥舞长矛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减慢,在战场上迟钝,就意味着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靖人,一群身材矮小的人,和西方的侏儒、矮人这些魔幻种族不一样,他们根本不算是人的物种,混乱的思维,懦弱的性格,就像是…哥布林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这个一直被殷商子民奴役了上千年的种族好像终于得天眷顾,出现了一个智慧卓绝能集合整个靖人族的王,靖人族群便发生了变化,一场浩荡的奴隶起义在国祚六百年的殷商北境上演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身体体型和气力而论,所有的诸侯都觉得平定靖人的反叛易如反掌,正是一个刷功绩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靖人不过商人的膝盖高度,力气也小,一名正常的士兵挥舞长矛,轻轻松松就可以杀死接近双数的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矮小的靖人在饥荒时偶尔会充当粮食,在丰年时则是畜力,谁能想到自己养的牛羊居然也会聚众造反,再怎么造反那也是一群羔羊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一次叛乱却不同寻常,正当北伯侯崇侯虎准备亲自收割羊群时,稳定的东夷不知道哪根弦不对,逼着东伯侯姜桓楚向朝歌城内连发三路救援令。

        朝歌城内那位能征善战的王子寿的妻子正是东伯侯姜桓楚的长女,于是子寿奉王命召集诸侯会盟东征东夷。

        打东夷,和北疆有啥关系?

        崇侯号称大商百年狗腿子,现任的北伯侯崇侯虎和殷商子寿又是过命的交情,当年犬戎和鬼方屡屡侵扰的时候,殷寿都会带着王师前来助战,这一回殷寿征东夷。

        讲义气的崇侯虎当然要带着最精锐的崇城甲士应召助阵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尝来到这个世界,出生在崇侯下辖的崇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嘛,只是以为来到了商周史前的时代,曾想过凭借超越时代的眼光于智慧显圣于诸侯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成想,光是一個平民的身份,能融入这个蛮荒的时代就已经是竭尽全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身边也尽是为了生计奔波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被老天爷转世到一个奴隶身上那才真是不幸中的万幸,这个时代,奴隶和靖人没什么区别,这个时代,是一个真的会吃人的时代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八年的成长也让孟尝逐渐意识到了这是一个不需要下层发声,只会在大贵族间留下历史符号的世界,一颗热血滚动的心,也渐渐被野蛮、冷漠所取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活着,还能比奴隶、生民更有尊严的活着,这不是因为他有多聪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是他那个生民出身,却在战场上一刀一枪杀到上一个阶层的老爹,给全家争取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崇城平民的他,受到主君的庇佑,自然也在被征召入伍的序列,这个序列还不低,带甲之士是为甲士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生民和奴隶,被分到仆从军那边那可就生不如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尝不记得自己的主君北伯侯有什么出彩的地方,各种电视剧和电影魔改太狠,一会儿是被儿子崇应彪所杀,一会儿又是被弟弟崇黑虎所杀。

        本身商朝的定代就非常的模糊,他完全找不到一丁点可当先知的地方,也就所谓的大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武王伐纣,建立西周之类的他记得一个结果,细节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能向天祈祷,希望这是历史剧本,不是神话剧本,千万别出现什么哪吒、杨戬、阐教截教的剧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世活到十八岁还没能出过崇,暂时还没看到什么神异的现象,最好一辈子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尝逐渐成长,从九岁开始便崭露头角,身强体健,一直被赞誉为十里八乡的俊后生,一双铁拳也曾打出了崇野第一拳师的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血肉之躯再强还能扛住堪比枪炮的神仙手段?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是普通人,苟一苟说不定活到大结局,活到周公吐哺的所谓盛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要是个封神剧本,那就死球了,且不说法术无眼,那帮仙人们在商周之战时没谁顾虑过不能对凡人下手这一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模模糊糊中,他依稀记得好像封神里面有个擅长使用瘟疫的神仙,这种人要是一出手,那不得全城死绝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些对于现在,不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孟尝的出山第一战,就怕是要是被人直接当背景板打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崇侯虎应召时带走了崇城的大部精锐,对付简单模式的靖人大军,英明神武的北伯侯大人特意派出了手底下最聪慧的儿子崇应鸾,北疆五十万大军也交给了崇应鸾三万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尝所在的是正师精锐,崇侯的直系甲士军团,入伍人员不是亲族血脉就是三世以上都身居崇城根正苗红自己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年头入伍,不论亲贵生民都是自带兵戈甲胄,所以五个师内,真正能作为带甲之士的战兵也就正师一万人,其余人马不是仆从军,就是北疆二百诸侯凑出来的甲士混旅。

        打靖人这种捡便宜的事,诸侯们很感兴趣,送出来的也不全是歪瓜劣枣,带兵的不是继承人就是重点培养的青年才俊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期战事平稳,大军从崇野一路压制靖人到丰壤境内,贵族子弟们也是有点飘,阵型基本已经逐渐脱节变形,很多时候为了抢夺战功,这些贵族根本不顾什么纪律和军阵队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崇应鸾也是觉得胜卷在握,没有太当回事,就连他自己都带着位居中军的正师本部,都纷纷加入了这一场谋夺功劳的饕餮盛宴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终究是吃下了年少轻狂的苦,靖人的叛乱毕竟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被作为世界肥料的种族诞生了一位王,这是本次征伐最大的变数,原本毫无章法,胆小怕事的靖人在靖人王的带领下,爆发出了千万年来这个物种从来没有的侵略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光着身子的靖人居然带上了甲胄,木棒换成了缩小版的刀剑,各种战车、战术和击技术在刻意引导之下,直接在丰壤平原的会战中打崩了军团的前师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师将军梅喜战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师的溃败所带来的连锁反应就是,溃兵向后奔逃直面中军阵地,一波冲散后方军阵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场谋夺胜功的盛宴发生了变化,贵族子弟们原本争先恐后的收割军功,前面杀的有多爽,现在就跑的就有多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尝所在的中军正师接到的最后一个命令就是,顶住靖人的冲锋,为鸾将军争取重振编队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论前面犯了多错,只要崇应鸾能将那帮溃散的前师与部分中军整顿,把散乱的左右偏师和后师重新编队,未必没有和靖人大军的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鲜血与残肢飞溅,整个中军正师一万人,共计五个方阵,陷入了靖人大军无穷无尽的冲阵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足足十万人轮番不息的强攻,从清晨杀到正午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孟尝才终于明白史书上那冰冷的文字变成现实是有多么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血流漂杵。

        靖人不是人,靖人也是人。至少是人形态的。听着他们喊着陌生的怪叫,鼓起勇气冲上来的瞬间,孟尝机械的随着方阵刺出长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进一出,长矛终于不堪重负,矛头折断在了前方靖人的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,靖人的冲锋杂乱无章,丧尸围城一样不要命的打法很快将中军正师头部方阵冲散,硬骨头敲碎了,骨髓还能无恙乎?

        两千甲士被洪流吞噬,崇应鸾气得面红耳赤,这两千甲士的损失就算是杀光这十万靖人都难以挽回,这要是继续损失下去,他也不用回崇城了,就算打赢了最好的结果就是自刎谢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尝拔出长剑,以前还觉得青铜器容易折断,所以幻想过很多次不能砍骨头,要挑软肉下手,可到了战场,根本来不及思考这些,很多动作都是靠反应下意识的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轻轻一挥手,前方四五个靖人迎面而倒。鲜血飞溅进了孟尝的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血液飞溅的原因,还是此刻孟尝已经杀红了眼,他的眼中世界逐渐开始褪色,只剩下一片猩红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家阿父也是军旅出身,曾跟随两代崇侯打过鬼方,剿灭过不尊侯令的邛国、鄣国,这一身军旅本事对儿子们是倾囊相授,加上孟尝自身刻意训练下保持的身体素质,在逐渐适应的战场就像是一台高效的绞肉机,神勇难挡。

        混乱的军阵中残余的士卒都下意识的往孟尝身边靠拢,没办法,这哥们是真的猛,别人都是杀几个回本,然后被靖人不讲理的群殴渐渐淹没,就孟尝这边直接杀出了一条血路,他总能在靖人合围之前又快又暴力的击飞这些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亮眼的表现也惹得对面站在战车上指挥的靖人将军不停的发号施令,让更多的靖人向孟尝的方阵进军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尽的杀戮,也让孟尝的力量逐渐耗尽,孟尝喘着粗气,若不是身边人扶着,死死将他护住,脱力的他已经被枭首献给了伟大的靖王。

        身边的战友如柴薪,一点点的被这燎原之势吞没,无力感袭来,没有绝望,只有不甘,强烈的不甘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一个穿越者,没想过荣华富贵,争名逐利,就想着上辈子打了一世的工,这辈子能轻松一些,找个和时代审美不一样的女人,捡个漏,然后老婆孩子热炕头。为什么就这么难?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以为只是一次简单的征伐,回家后就能攒点本钱做点小生意,以后借着现代的知识做个小商人,过一次衣食无忧的惬意人生,怎么就突然和老爹说的捡功劳不一样了?

        愤怒,不甘,让孟尝的脑海里烦躁不堪,本来有些脱力的身体好像涌出了无尽的气力,平日里谦逊有礼的他像野兽一样,喉咙不由自主的发出着咕噜咕噜的虎咆。

        扶着孟尝的两名甲士感受到一股炙热滚烫的温度从孟尝身上升起,急忙后退,不明白这兄弟啥情况,这是要自燃了嘛?

        孟尝浑身散发着灼人的热气,若不是浑身浴血,眼眸如红灯一样明亮,这群还愚昧信仰之人都想纳头便拜,直呼仙风道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!死!!死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野兽一般,一道血红的身影带着热浪突然反向冲锋而去,所过之处如入无人之境,靖人军阵血肉横飞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快了,前一刻还在被十几个靖人围殴,下一刻便是十几个人被一剑劈成残肢断臂四射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后师整军的大将军崇应鸾自然也看见了这神奇的一幕,不由眼前一亮,大手一挥,亲卫立刻会意,刚刚重新整队的偏师方阵从两翼出击,为中军掠阵,目标直指靖人将军的战车阵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的孟尝,彻底疯狂。